• <span id="1z05w"><blockquote id="1z05w"></blockquote></span>
    <span id="1z05w"></span>
    1. <optgroup id="1z05w"></optgroup>

      <strong id="1z05w"></strong>
        1. 1978
          楊福家,1936年出生于上海,核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協前副主席。現任寧波諾丁漢大學校長。
          我對中外合作辦學的未來充滿期待
          我對中外合作辦學的未來充滿期待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陳志文專訪寧波諾丁漢大學校長楊福家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總編輯
          專訪
          楊福家
          寧波諾丁漢大學校長

          楊福家,1936年出生于上海,中國科學院院士,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協前副主席,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國家教育考試指導委員會委員,寧波諾丁漢大學校長。曾任中國科學院上海原子核研究所所長(1987-2001)、復旦大學校長(1993-1999)、英國諾丁漢大學校長(2001-2012),是享譽世界的中國當代著名核物理學家和教育家。

          父輩的教導,要念書、要誠實
          父輩的教導,要念書、要誠實
          陳志文:
          您上世紀50年代進入復旦大學,那時候能上大學的人非常少。我們了解到,您的家鄉寧波鎮海走出過30位兩院院士。您的家庭里也出了您和您三哥楊福愉兩位院士,這是否與您的家庭教育有一些關系?
          楊福家:
          我一共有八個兄弟姐妹,大哥過世得早,我沒有見過,我是最小的。父親做生意,開始時家里比較寬裕,他過世后,家里就比較艱難了。但他嚴令下來一句話,再窮也要盡一切力量讓我們念書。
          陳志文:
          這很重要,一般家庭可能首先想到的是要解決孩子的生存問題。
          楊福家:
          父親的兩個教育理念讓我印象深刻,第一是要念書,第二是要誠實,再窮也不能欺騙。這也是家庭對我最重要的兩個影響。但其實,一個人的成長是要靠機遇的,不是自己或者家庭能完全決定。
          我初中的時候很調皮,有一次把一根粉筆放在了黑板擦里,老師擦黑板時就越擦越臟。問是誰干的,我舉手說是我干的。因為這件事,我被學校退學了,后來又輾轉了幾所學校。后來我很幸運考到了格致中學,格致中學改變了我的一生。
          我剛去的時候,成績不是太好。有一次,老師組織我們念了一本書,《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其中有一段話我永遠也忘記不了。 “一個人的一生應當這樣度過,當他回首往事時,不會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也不會因碌碌無為而羞恥……”這段話引導我思考,一個人活在世界上該干什么?是要努力奮斗。
          所謂學問,就是學習問問題
          所謂學問,就是學習問問題
          陳志文:
          當初上大學時,您為什么會選擇物理?
          楊福家:
          在中學時,我就覺得物理很有趣。考大學時,人家說物理系不好考,但我興趣在這里,就想試試看,最終考上了。格致中學給了我足夠的基礎。
          陳志文:
          您當時最心儀哪一所大學?
          楊福家:
          北大比較有名,但人家勸我北大太難考了,家里人也不太贊成,覺得我還是在上海比較好。最后我還是留在了上海。實際上復旦大學對我的一生非常重要,改變了我對很多東西的認識。
          復旦大學本來是沒有名氣的,1952年院系調整后,很多有名的教師全都過來了。在復旦我意識到,在大學里上大課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小班課。當時復旦的小班課是習題課,由助教來帶,給同學們解答問題,同時也出一些習題給同學們做。
          陳志文:
          復旦大學給您帶來了什么樣的影響?
          楊福家:
          復旦給了我很牢固的基礎。給我們上課的都是很有名的教授。比如,一年級講普通物理學的王福山教授,二年級的周同慶教授,講數學物理方法的王恒守教授,還有盧鶴紱教授等。
          盧先生對我的一生影響也很大。他四年級的時候給我們上課,鼓勵大家提問題,啟發我們獨立思考。有一次上課時,我提出來他一個公式寫的不太妥當,他說回去再查一下。后來,他請我到他家里說,你講的是對的,下次上課我會糾正,一點兒都沒生氣。這就是大師風范。
          他也是我的畢業論文指導老師,給我出的題目非常難,最后沒有做出來。后來其他科學家做出來了,而且拿了獎。但盧先生說,做了這個題目,對你來說就是最重要的。
          陳志文:
          您怎么評價復旦?您覺得復旦大學的特質是什么?
          楊福家:
          第一,復旦的老師特別好,講課講的非常精彩。如上所述,院系調整后,復旦來了許多杰出教師。帶我們習題課的助教們也非常好,好多人后來都成為了教授。
          第二,復旦的治學精神非常好。“博學而篤志,切問而近思”是復旦大學的校訓。我最欣賞的是每一句話中的第二個字,博學的學,切問的問。學問、學問,是學習問問題,而不是學習答問題。
          陳志文:
          其實,只有學習過、思考過才會有問題。這與我們過去注重知識傳授是很不一樣的。
          您有一段很特殊的出國經歷。1963年您去丹麥訪學,這在那個年代是很少有的,也是一個時代的記憶。
          楊福家:
          這要感謝鄧小平。建國后,中國留學生一般都派往蘇聯,我哥哥就是在蘇聯拿的博士學位。在中蘇關系破裂后,鄧小平同志就講了一句話“往西方派”。現在聽起來很自然,但當時是很不容易的。
          我被選拔為第一批派往西方的候選人,集中到北京進行英語培訓。一開始許國璋考我們英語,結果沒有一個人及格。他說,如果我們想要通過英語考試,不要說半年,兩年能通過就不錯了。后來我同來自北京大學的陳佳洱講,我們的英文不見得就像他說的那么差,我倆約定從第二天起就只講英文,不講中文。最后,我們兩個都通過了,我去了丹麥,他去了英國。這個機會應該說是鄧小平給的,是非常了不起的。
          陳志文:
          在丹麥的兩年里,對您影響最深的是什么?
          楊福家:
          我覺得自己有這樣的機會很不容易,所以經常連夜做實驗。玻爾實驗室的分工很明確。有一次我要熬夜做實驗,擔心儀器壞了沒辦法修。管儀器的同事就給我準備了6臺。
          我在丹麥玻爾實驗室的第一年主要是與丹麥人Per Rex Christensen合作,做出了很多成果,得到了玻爾教授的認可,邀請我又延長了一年在丹麥的時間。玻爾教授也非常鼓勵我們提問。
          第二年有位美國科學家提出想加入我們。我報告給了大使館,大使館同意了。但考慮到當時的情況,我放棄了在合作成果上署名,那位美國科學家非常感動,他覺得主要工作是我做的。這件事也為我以后的發展開辟了道路。他任職于美國武器研究院,后來主動向我發出了訪問邀請,促成了中國代表團對美國武器研究院的兩次訪問。
          1983年的那一次,氫彈之父于敏也去了,那也是他唯一一次出國。我們一共去了6個人,他們有60個人陪同。美國武器研究所里有一個基礎研究部。我一開始很奇怪,做基礎研究的人又不搞武器,為什么要請他們。后來了解到,在基礎研究部的科學家可以搞自己的基礎研究,唯一的要求就是在討論武器時得聽著。這也就是美國武器研究所的高明之處。從事基礎研究的科學家提出來的意見,搞武器的人是提不出來的,這些意見能從根本上提高武器的性能。
          陳志文:
          這也就是我們現在講的理工結合。沒有很好的理科,就很難有好的工科。
          寧波諾丁漢大學的特色辦學之路
          寧波諾丁漢大學的特色辦學之路
          陳志文:
          您是解放后第一批派往西方的學者,也是第一位擔任英國皇家特許大學校長的中國人。能否給我講述一下其中的一些故事?
          楊福家:
          1999年我辭去復旦大學校長職務后,香港大學和英國諾丁漢大學分別授予了我名譽博士學位。我當時沒有想到,在2000年底,英國諾丁漢大學邀請我做校長。經過協商洽談,我接任了英國諾丁漢大學校長一職。
          陳志文:
          在2004年,您又創造了一個第一,推動建立了中國第一所中外合作大學——寧波諾丁漢大學,初衷是什么?
          楊福家:
          說來也巧,我在英國當校長,在為英國服務的同時,也想為中國服務。恰好,《中外合作辦學條例》于2003年頒布了,從法律的層面為中外合作大學的舉辦創造了環境。萬里集團的董事長徐亞芬也在這時候找到了我,我們一拍即合,開始籌辦寧波諾丁漢大學。
          陳志文:
          寧波諾丁漢大學在學生培養上有什么獨特的地方?
          楊福家:
          寧波諾丁漢大學將英國的一些方式方法移植了過來。比如采取“小班化”教學,每個班只有15個同學,一個都不能多,老師講5到10分鐘,接下來是學生討論。老師并不在意學生的答案,而是看學生的思路對不對,然后給學生很多參考書目,自己去讀。
          陳志文:
          當時,寧波諾丁漢大學是想在國內建立一所以英國教育方式為主的高等學校,是嗎?
          楊福家:
          對,但我們有更多的創造性。即便是英國也沒完全做到“小班化教學”,我們做到了。
          當然這種辦學模式一開始也有阻力,學生家長有很多意見,認為寧諾的學費比其他學校高那么多,怎么不上課,討論討論就結束了。后來,他們慢慢認識到了這種方式的好處,引導學生問問題,進行獨立思考。
          陳志文:
          在創辦初期,您能想到十幾年后,寧波諾丁漢大學成為了一所口碑這么好的學校嗎?
          楊福家:
          應該說是沒有想到。但話說回來,能辦成這樣是必然的。一方面學生們很珍惜這個機會;另一方面學校引導學生去獨立思考,自覺地去找知識,懂得了提問題的重要性。
          陳志文:
          您怎么評價寧波諾丁漢大學?特點是什么?
          楊福家:
          評價一所大學好不好,要看進來的學生和出去的學生。進來的學生越來越好,學校越來越難考,出去的學生也就越來越好。什么叫好?要么是去非常好的大學深造,要么是去非常好的企業工作。我看到2015年寧波諾丁漢大學的畢業生去向表,特別好,就送到了劉延東副總理那里。后來她跟我講,你們學校確實與眾不同,培養的人都很優秀。
          陳志文:
          您對中外合作辦學未來的發展有什么意見?
          楊福家:
          現在中外合作大學越來越多了,比如寧波諾丁漢大學、昆山杜克大學等等。層次越來越高,辦的越來越好,我是充滿期待的。
          本科教育是重塑學生價值觀的關鍵
          本科教育是重塑學生價值觀的關鍵
          陳志文:
          您怎么看待本科教育對于學生的影響?
          楊福家:
          在本科階段,學生的人生觀還沒有形成。因此,大學對他一生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是再次塑造的過程。本科教育最主要的目標是促進學生的思維能力平衡發展,使學生具備開放而全面的視野,以及均衡發展的人格,做人第一、學問第二。
          陳志文:
          您在復旦時曾頒布了一項措施,對學生作弊的行為實施退學。坦率地講,對于此事社會上有一些不同的聲音,當時您頂著壓力做這件事是基于什么考慮?
          楊福家:
          如果一所學校不能抵制作弊風,是不可能辦好的。在第一批退學的學生里有一位來自我母校格致中學的畢業生。我當時很痛心,但一樣開除了。后來,我與格致中學的校長講了這事,他完全同意。
          陳志文:
          作弊在英美高校是嚴令禁止的。這是一個基本的做人問題。
          楊福家:
          是的。
          陳志文:
          現在中國高校長期存在重科研輕教學的現象,您怎么看?
          楊福家:
          從我開始做校長時就認為,教授最根本的任務就是要把教學搞好,在這個基礎上再進行科學研究。教學是教授的本職工作,科學研究是教授自己要做的事情。我相信,有能力的人,一定可以兩者兼顧。如果不搞研究,就沒有更多新的東西,教學也是教不好的。一流的教授,一定是教學科研并重的。
          陳志文:
          您的專業是物理,但您也特別強調人文修養,為什么?
          楊福家:
          因為慢慢地,我覺得人文和科技是分不開的,是密切相關的。
          高等教育要鼓勵各類型院校共同發展
          高等教育要鼓勵各類型院校共同發展
          陳志文:
          您覺得中國高等教育這幾十年發展的怎么樣?
          楊福家:
          中國高等教育的發展應該說取得了很大的成績,為社會培養了很多人才,從這個方面講,對中國經濟社會的發展貢獻是巨大的。現在各行各業第一線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國大學培養的。
          陳志文:
          您對中國高等教育的未來發展,還有怎樣的建議?
          楊福家:
          一是,我覺得中國高等教育最大的問題就是要對不同類型的高校(研究型大學、一般性大學、職業高校)有不同的評價體系,要鼓勵各類高等院校的發展。比如,寧波諾丁漢大學,我提出來它的定位是一般性大學,而不是研究型大學,定位清晰了,事情就好做了。
          此外,現在社會上對職業教育還有偏見,認為只有能力差、不好管教的人才上職業院校,這是錯誤的。我們應該尊重職業教育,尊重孩子們的職業發展規劃。我在美國的侄女,她的女兒成績優異,可以上名校,但她遵循自己的意愿讀了烹飪學校,專做藝術蛋糕,最終也實現了人生理想和價值。所以,高等教育應該鼓勵多元評價體系,消除區別待遇。
          二是,我覺得國內的校長像走馬燈一樣地換是非常不妥當的。我在英國諾丁漢大學做了十二年校長,而中國校長一般是最多做兩屆。校長可以一直做下去,因為在這個過程中會有更多的思考。不同校長有不同的治校理念,如果校長換的比較頻繁,學校發展的觀念就完全不一樣了。
          陳志文:
          也就是說,您覺得校長還是要在一個相對長的時間段里,對學校進行治理。
          楊福家:
          只有做校長的時間長了,他才有底氣。現在我們很多大學的校長是副部級的。我完全贊成給他們副部級待遇,但不能當作副部級管理。
          陳志文:
          您曾擔任過中外三所高校的校長,復旦大學、英國諾丁漢大學、寧波諾丁漢大學。給您帶來的不同感受是什么?
          楊福家:
          他們之間最大的區別是如何對待學生的。我在英國諾丁漢大學、寧波諾丁漢大學當校長時,唯一不能請假的事情是畢業典禮。英國諾丁漢大學畢業典禮要開9天,寧波諾丁漢大學每年有十六場畢業典禮。對我來講,是很累。但對學生們來說,這是他們一生中唯一的一次。我很慚愧,在擔任復旦大學校長時沒有做到。
          陳志文:
          現在英國很多學校對于學位證書的授予都很隆重,儀式、著裝等要求都很嚴格。
          楊福家:
          對,我在畢業典禮的時候一定要穿上最珍貴的校長袍,還有學校里唯一一頂金邊帽子。我一定要親自為每一位學生頒發證書,并送上祝福。
          陳志文:
          最后,如果讓您對自己做一個總結,您覺得自己的特點是什么?
          楊福家:
          追求卓越,這是我的人生追求。我曾經寫過一本書,書名就叫《追求卓越》。我認為,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就認真去做,盡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
          日本毛片基地一亚洲av